1)第二十五章_圣僧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灵音寺非在山中,往来信众不少,俗世香火还算旺盛。方天至入寺拜谒佛祖,亮出度牒后,寺中长老亲自引他于四处参观,又请了一顿斋饭。这顿热汤菜吃的方天至肚里熨帖极了,留宿一日后,告别众僧侣,复向西南而行。

  蜀中风景秀美,堪称天下一绝。方天至包袱里尚有大饼许多,也就不特意沿官道行走,随手折了根竹杖,翻山过岭,怡然自得。半日路程下来,他又翻过一道山岭,忽见林道之上铺着残损青砖,便寻路穿林而过。不多时,只见林外柳溪之中,错落着数十处茅屋人家,村口草地上,正有一个牧童坐在大青牛上卷草叶玩耍。

  方天至走过去聊了两句,听说此地名叫大佛村,就问这牧童:“这附近可有寺庙?”

  牧童伸手朝村中一指:“不在附近,就在村里。你若乐意就去瞧瞧。”

  方天至顺他所指方向一望,只见一片茅屋山树更后,伫立着一块红黄相间的大石,那大石十分孤兀,仿佛天上掉下来的一般,石顶还有檐盖遮蔽,十分奇怪,便道:“是那大石头旁边么?”

  牧童点头:“那是天落石,佛寺就在那里。石头上面刻着好多人像,还有好多字,村里长老不许乱摸乱画的。”

  方天至心里有数,便沿村径,往天落石那边去。此时游方僧人甚多,村里人也不见怪,瞧他生得眉目如画,相似白莲,甚至还和他见礼。方天至干脆也双手合十,一路行着佛礼,缓缓而过。村落不大,他过了村,又往山道上攀行片刻,迎面便有一间青瓦大屋掩映在树影之中。他走到屋前,只见门扉老旧,半掩半开。他高声问了两句,也无人应答,推门一瞧,院中杂草横生,屋宇破败,迎着日光正有一大张蛛网织在檐下掉漆的立柱上。

  原来这间寺庙已经荒败了,方天至这么想着,抬步跨进门槛。寺庙正屋上挂着一方牌匾,其上字迹不清,隐约是“文王祠”的字样。他走进去屋去,迎面一尊丈六弥勒佛,佛上彩绘尚未凋败,仍见栩栩宝相。他仰头一望,心想寺虽败了,佛却仍在,便一如往常,诚心拜谒一番。礼罢,才推开佛殿右侧一扇小门,那天落石就在门外了。

  方天至缓步绕大石一圈,只见上面遍布摩崖石刻。其中佛雕放在龛中,一龛数至十数尊大小不一的佛像,造型独特,神态各异,颇为精致。更有石碑无数,字迹多样,方天至一圈转完,停在一方两米高的碑刻之前,读罢方知其上记录着北周文王宇文泰的生平事迹,那么佛门口的文王祠字样,说的也许就是碑上所载的宇文泰了。

  方天至向石上佛像一一拜过,复往寺门口去,寻到一棵华盖亭亭的老榕树,纵身一跃,轻飘飘跳到枝头,拣一根绿叶丰繁的枝桠折下,拎回寺中。少林寺向来有条规矩,“一日不作,一日不食”,全寺僧侣除了耕地种田外,洗衣洒扫等活计都有分配,方天至自然也不例外,种田打谷、扫地除草、提水分饭,洗衣擦桌,除了不用做饭,各种家务活里里外外都干过,真贤惠哉!

  话说回来,他提那截枝叶作扫帚,将僧衣除下裹在包袱里放好,打着赤膊先往正殿里去,将佛像和梁柱上的积灰都扫落下来。殿中蛛网颇多,他担心将蜘蛛打死,便先将它们惊开,再拂去蛛网。随后把青砖地上的尘土都扫将出门,又往院中拔草,将散落的泥碎和瓦砾都聚成一堆,捧出寺外头去。

  做完这些,方天至已经灰头土脸,又踏出寺去找水。村中有溪,是以山上必有源头,他耳力惊人,寻着水声而走,不多时远远瞧见矮崖断石之上,挂垂着一道清涧,飞珠溅玉,泄落而下,于下方积了小小一方清潭,潭周花草清幽,水往低流,又汇做一条白溪潺潺而去。

  方天至长相貌似很精贵的样子,实际全被少林寺糙里糙气养大的,裤子一脱,直接跳进潭水,准备游到潭心的小瀑布去冲冲灰,奈何刚游了一下,就扑腾了起来。

  矮油我去?!

  请收藏:https://m.lotorc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